• <source id="ys684"></source>
  • <nav id="ys684"></nav>
  • <optgroup id="ys684"><object id="ys684"></object></optgroup>
  • 發改委的“最后通牒”:4月底,簽約率低于75%的煤電企業,將被通報、約談!

       日期:2020-12-17     瀏覽:196     評論:0    
    核心提示:隨著煤炭供應進入簽訂中長期合同時代,履約率低成為業內普遍關注的問題。近日,國家發改委印發了《關于加快簽訂和嚴格履行煤炭中
     隨著煤炭供應進入簽訂中長期合同時代,履約率低成為業內普遍關注的問題。

    近日,國家發改委印發了《關于加快簽訂和嚴格履行煤炭中長期合同的通知》(下稱“通知”),要求加快煤炭中長期合同的簽訂,并嚴格履行。

    通知明確要求4月中旬前完成合同簽訂工作,確保簽訂的年度中長期合同數量占供應量或采購量的比例達到75%以上。4月起,每月15日前將合同履行情況上報國家發改委,確保年履約率不低于90%。

    此外,通知規定,截至4月底,凡簽約比例低于75%,季度履約率低于80%或半年履約率低于90%的煤電企業,國家發改委或省經濟運行部門將進行約談和通報。對全年簽約量占比低于75%或履約不到90%的企業,將執行差別電價、對有關發電企業核減計劃電量等懲處。

    中央財經大學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邢雷表示,發改委此舉是為了減少煤電雙方頻繁爆發矛盾,同時避免煤炭價格大幅度波動,造成煤電雙方損失,持續推進煤炭去產能。

    量價兩簽的煤炭長協

    三年前,國家發改委發布《煤炭經營監管辦法》,要求取消煤炭經營過程中不合理的中間環節,鼓勵大型煤炭企業與耗煤量大的用戶企業簽訂中長期直銷合同,確定供應數量,謂之“簽量”。

    但是,只確定供應量不確定供應價格的合同,使得煤炭企業和電力公司雙方扯皮不斷。邢雷告訴記者:“從前煤電雙方簽中長期合同,執行得不理想,原因就在于約束性不強,是‘簽量不簽價’。而且有很多客觀因素造成按時履約很難,比如履約受運力影響很大。以前違反合同方寧愿交罰金。”

    為此,2016年11月份,在國家發改委的撮合下,神華、中煤與5大發電集團在北京簽訂了2017年電煤中長期合同。上述中長期合同簽訂情況具體為:數量按照前三年實際平均量,基準價是535元/噸,調價依據按上月末市場實際成交價,價格變動供需雙方風險各擔50%,合同簽一年,當年12月1日開始執行。當時的環渤海5500大卡動力煤價格為606元。這份“簽量也簽價”的合同大家都在關注它的執行效果。

    去年,供應的減少和需求的增加使得國內煤炭供應出現緊張狀況,煤炭價格持續上漲。從目前的情況看,國內74座先進產能礦井正在釋放產能,這導致今年3月份,山東等地出現了長協煤價高于市場煤價的現象,新生的合同面臨履約困難。

    “除了山東,湖南、貴州等地也出現了長協煤價倒掛的現象。持續倒掛的話,不排除長協合同會違約。”中遠煤炭分析師張志斌透露。他表示,由于山東煤企價格的持續走高和下游電廠有意壓價等影響,長協煤價倒掛形勢短期可能很難改變。

    邢雷認為,在發改委多舉措嚴查的背景下,煤電雙方違約的概率并不高,誰也不愿意當第一個出頭鳥。不過,如果市場煤價繼續走低,電廠違約的可能性大大增加。畢竟已簽約的5大電廠占據了國內44%的供電市場,誰也不想虧本。

    目前,煤電雙方執行合同的最終結果還很難料。如果市場煤價在下半年上漲,估計不想履約的企業會變成煤炭企業。

    煤電博弈

    目前來看,即便有了中長期合同,但締約企業依舊對政府部門存有依賴情結,而自覺履行合同的契約精神卻沒有培養起來。2016年12月,華能、華電、大唐以及國電在內的4大電力央企,就曾以電煤價格超出企業成本為由,聯合向陜西省政府提交了報告,希望政府上調電價。

    據央廣網報道,今年3月份,寧夏7大火電廠聯名向當地經信委反映煤價上漲等原因導致火電企業經營困難,并要求解決問題。這7家企業中,包括華能、大唐、華電、國電4大發電集團所屬的寧夏分公司,也包括中鋁、京能、申能駐寧夏的火電企業。

    該聯名信內容顯示,目前寧夏自治區內,火電度電成本已達0.27元/千瓦時,超過了區內標桿電價,區內火電企業已處于全面虧損狀態。該聯名信還直接指出,神華寧煤集團區內煤炭合同價已從2016年的200元/噸上漲至320元/噸,煤炭成本顯著增加導致火電企業不堪重負。因此呼吁政府部門進行協調,希望煤價有所下調。

    針對寧夏火電企業的意見,煤企卻表示不會降價。

    有關部門最后表示,煤價并未超過此前煤電企業簽署的長協價,不會干預煤價。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有關部門希望煤電雙方要嚴格按照中長期合同來執行的態度。

    從20世紀90年代一直到2003年,煤炭價格一路走低,煤炭企業極為困難,而電力企行業保持著較好的經營狀況。但是2003年以后,煤炭行業進入黃金十年,煤炭價格不斷上漲,電力行業則出現困難。

    邢雷表示,煤電雙方的博弈始終存在。目前國家發改委出臺違約懲罰措施,也表明不偏袒任何一方。但是,處罰寫在字面上很容易,執行起來卻很難。且邢雷認為,對于煤電長協等市場化行為,監管方不應介入太多,應該完全按照契約執行,通過市場解決爭端。電煤市場化需要中長期合同呵護,更需要合同各方契約精神和意識的覺醒。

    煤價初現回調趨勢

    鑒于一季度煤價居高不下,已經有多家電企預計季度業績虧損。

    4月12日,國家發改委緊急下發《關于召開發電計劃放開和降低電煤采購成本座談會的通知》,召集華能集團、大唐集團、華電集團、國電集團等5大發電集團在內的電企于4月14日召開座談會。據了解,該座談會主要是督促落實《關于有序放開發用電計劃的通知》,促進降低電煤采購成本。

    實際上,2、3月份煤價階段性上漲后,進入4月份,煤炭價格已開始呈現下跌走勢,同時港口發貨量也出現減少,電廠采購相繼轉弱。同時,隨著雨季的來臨,水電增發,預計動力煤價格有望在近期回歸至合理區間。

    據CCTD中國煤炭市場網監測數據顯示,2017年3月份,全國原煤產量3億噸,同比增長1.9%,結束了自2015年2月份以來25個月的連降,國內煤炭復產復工和先進產能釋放使得煤炭產量顯著增加。今年也將不再實施276個工作日制度,國內煤炭供應緊張局面有效緩解。

    4月19日下午,最新一期BSPI指數(環渤海動力煤價格指數)發布,報收于599元/噸,環比上期跌了4元/噸。這已經是連續四期下跌,而且跌幅在逐步增大,反映出當前煤炭市場處于弱勢運行狀態。

    另外,本周一發布的最新一期CCTD秦皇島5500大卡煤炭價格為652元/噸,連續兩期下跌了7元/噸。據 鄂爾多斯( 600295,買入)煤炭網表示,目前北方港口動力煤的價格已經出現快跌的勢頭,下游買漲不買跌的預期強烈,很多貿易已經開始積極出貨。

    按現在的形勢分析,5500大卡動力煤的價格下一期,預計會有大的降幅,本月最后一期CCTD秦皇島5500大卡煤炭價格會在645元/噸左右,最后一期的BSPI指數會在593元/噸左右。這樣推算,5月份的年度長協價格比4月份下跌4元/噸。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信息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信息
    點擊排行
     
    国产成人亚洲精品影院_中国一级真人片在线观看_日韩福利视频一区_国产精品久久一区一区
  • <source id="ys684"></source>
  • <nav id="ys684"></nav>
  • <optgroup id="ys684"><object id="ys684"></object></optgroup>